Location : Home > Enterprise culture
  日本总务大臣新藤义孝以及约160名国会议员18日参拜了靖国神社。随着日本政坛保守势力上升,今年以来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议员数量明显上升。部分议员甚至妄言,只有日本政要持续参拜靖国神社才能避免外交争端。同日,中国外交部召见日本驻华大使提出严正交涉。

  总务大臣称系个人立场


  这是新藤义孝自8月15日“日本战败纪念日”后首次参拜靖国神社。当天,他还自掏腰包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

  “我以个人立场来这里,向战争中的死者表达敬意和哀悼,同时为和平祈祷。”新藤义孝说,“我并不认为这会成为一个外交问题。”

  据法新社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新藤义孝的祖父是驻守在硫磺岛的日本军官,在美军攻占硫磺岛的战役中被打死。

  靖国神社位于东京千代田区,供奉有包括东条英机在内的14名第二次世界大战甲级战犯的牌位。长期以来,日本部分政客、国会议员参拜靖国神社,导致日本与中国、韩国等亚洲国家关系恶化。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一名内阁成员的参拜更是会让事态复杂化,”日本法政大学政治学教授河野宁子说,“这不仅是日本一个国家的问题。”

  系秋季大祭人数最多一次

  此外,约160名“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超党派国会议员联盟成员当天参拜了靖国神社,超过日本国会参众两院议员总数的五分之一。

  报道称,此次跨党派议员参拜人数为1989年以后历年日本秋季大祭参拜人数最多的一次。另外,在今年4月的春季大祭中,166名议员参拜了靖国神社,创下了参拜议员数量的最高纪录。

  日本共同社分析说,去年底众议院选举以及今年7月参议院选举中自民党等保守派议员增加,是今年以来集体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人数大幅上升的主要原因。

  法新社报道说,日本保守政客认为,他们参拜靖国神社和美国人前往阿灵顿国家公墓吊唁并无不同。

  “我们应该持续参拜靖国神社,这是避免将参拜问题变成外交问题的唯一方法。”自民党政调会长高市早苗说。

  官房副长官称参拜很自然

  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加藤胜信当天一早也参拜了靖国神社。他在随后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为参拜行为辩解说:“我认为,为那些将自己宝贵生命献给国家的人的灵魂安息而祈祷,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他同时表示,日本政府将继续加强和邻国的关系,同时希望靖国神社问题不会影响外交关系。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7日向靖国神社供奉名为“真榊”的祭品。这也是继今年靖国神社春季大祭、8月15日“日本战败纪念日”后,安倍再次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

  为了避免和邻国的关系恶化,安倍本人一直拒绝明确宣布自己是否会参拜靖国神社以及将在什么时候前去参拜,但他同时表示,内阁成员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决定是否前去参拜。

  “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超党派国会议员联盟领导者之一、自民党参议员尾辻秀久说:“这次首相做出了他自己的决定,但是我想他有机会会去参拜靖国神社的。”

  反应

  中国

  召见日本大使提出严正交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8日表示,外交部刘振民副部长已召见日本驻华大使提出严正交涉,向日本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表示强烈抗议和严厉谴责。

   在当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华春莹说,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对外发动侵略战争的精神工具和象征,至今供奉着在二战中对中国等亚洲受害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的 14名甲级战犯。靖国神社问题事关日本能否正确认识和深刻反省侵略和殖民统治历史,是否尊重中国等亚洲受害国人民的感情,是事关中日关系政治基础的重大原 则问题。

  她表示,日本内阁成员公然参拜靖国神社,其实质是美化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历史,挑战二战结果和战后国际秩序,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我愿重申,日本只有切实正视和深刻反省侵略历史,真正做到以史为鉴,日本同亚洲邻国的关系才能开辟未来。我们再次严肃敦促日方恪守反省侵略历史的表态和承诺,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华春莹说。

  韩国

  日应认真反省获取周边信任

  韩国政府18日对日本内阁官员参拜靖国神社表示谴责。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外交部官员18日表示,日本政客不能参拜靖国神社是韩国政府一贯的立场。日本政府应认真反省历史,重新取得周边国家信任。

  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发言人刘一虎表示,日本政府参拜靖国神社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他对此深感遗憾。

  韩国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发言人表示,日本此举只会刺激和伤害周边国家,他敦促安倍政府进行深刻反思。

  此前,韩国外交部发言人赵泰永发表评论说,韩国政府对安倍晋三在17日以“内阁首相大臣”身份向靖国神社供奉“真榊”祭品深表遗憾。

  链接

  安倍称继承前人历史认识

  据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18日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当天在国会表示,安倍内阁“继承历代内阁的历史认识”。

  安倍在回答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进行的代表质询时说,过去日本给许多国家,特别是亚洲各国人民带来莫大损失和痛苦。对此,安倍内阁与历代内阁的认识相同,继承过去内阁的立场。

  此前,安倍曾多次表示要成立国防军、修改宪法、允许自卫队行使集体自卫权。在历史问题上,他曾扬言有意修改反省历史的“村山谈话”。

   “村山谈话”是日本政府就侵略历史的重要表态之一。1995年8月15日,时任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发表讲话,承认日本过去实行错误的国策,走了战争道路, “其殖民统治和侵略给许多国家、特别是亚洲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损害和痛苦”。他表示,要深刻反省历史、吸取历史教训,“必须把战争的悲惨告诉年青一代, 以便不再重犯过去的错误”。

  另据日本媒体报道,针对日本阁僚18日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当天声称,“向为国牺牲的尊贵生命表达崇敬之念是理所当然的”。当有记者问及这一说法是否适用于牌位被供奉在靖国神社内的甲级战犯时,菅义伟对此表示默认。

  分析

  检验日本政府诚意靖国神社是试金石

  日本内阁总务大臣新藤义孝、执政的自民党政调会长高市早苗以及约160名国会议员18日集体参拜了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这是日本部分政客拒绝反省侵略历史、不断右倾的最新例证。新藤在参拜后宣称:“(参拜)不会引发外交问题。”这种说法纯属自欺欺人。

   另外,18日当天,即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次日,安倍在国会答辩,宣称日本过去给亚洲人民带来莫大损失和痛苦,战后日本对此深刻反省。他还再度推销所谓 “积极和平主义”,声称日本要为地区和国际社会的稳定作出贡献。时隔不过24小时,言与行如此矛盾,只能说其“言”之严重缺乏诚意。

  细察安倍讲话,“积极和平主义”“外衣”之下不外乎两大目标,一是修改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二是增加军费,扩军强兵。

  这究竟是“积极和平主义”?还是“积极战争主义”?18日集体参拜靖国神社的约160名日本右翼政客基本上是修宪派,这一事实本身就足以戳破安倍的华丽词藻。一个默许慰战犯之灵的政府,如何可能真心践行和平主义?

  安倍政府与其挖空心思粉饰,不如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诚意、建构信任。在历史认知问题上,靖国神社问题历来是一块至关重要的试金石。日本内阁成员停止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这是赢回亚洲邻国与国际社会信任的最基本条件之一。